收藏到:
  • 您的位置: 日志首页 > 情书大全 > 暗恋情书 > 夜出

    夜出

    作者: 吴博士 作者QQ: 时间: 2018-03-14 07:07阅读: 我要投稿

    二月二十八日日深夜十点,我出了家门向煤海奔去,路上没有一个人,只有夜风呼呼的刮着,带起路上的废纸、朔料喳喳的响,传出很远很远。

    晚上七点钟,煤海四号楼打来电话,身患脑血栓的老董得了感冒,发烧三十八度四。老董是个老患者,血栓病有十几年,不能自理,发音不准,心脏不好。更下不了楼。老伴在电话中说,张大夫,你来给我们打打针吧,医院去不了,没有办法呀。我答应她,急忙到了她家。

    在老董家里,老董躺在床上,脸色很红,一看正在发烧,列着嘴发出痛苦的声音,因为他有高血压,有的药禁忌不能用,只给他点滴克林霉素和利巴韦林,便于退烧多用点水,为了快些口服退烧好的布洛芬悬浮液,不一会,我就扎完了点滴。为了防止针鼓,我又做了个简便的手托,把点滴的手固定住,观察一会离开他的家。

    不知什么原因,我总觉得他的点滴会出差,想告诉老董老伴看着点,又有点不好意思,又一想,哪能鼓针呢,我绑得好好的。回答家里已经八点了,按照往常的规律,夜间我都要关手机,今天想,别关了,万一有点事,老董鼓了针找谁去,还是等等吧。

    我坐在电脑旁开机查找资料,顺记上河湾一女患者患有甲减疾病,我在给她治疗颈椎病神经痛时质询很多问题,我准备一一给与回答,写了一篇【甲减疾病】发给她,一个半小时过去了,我轻松了一下身子,突然手机响了。有时煤海四号楼打来的,果真被我预料到了,老董的针滚了,要我去点滴。就这样我第二次来到了老董家。原来老董已经点完了一瓶滴溜,换完第二瓶时,老伴离开了屋子,到外屋干点活,不能自理的老董无意识的该开了手托,针就滚了,还有大半瓶的药没打。

    我听完了他老伴的叙述没有责怪他们,已经发生的事就原谅他吧。他老伴不好意思地说,想不到又麻烦你跑了二趟,我笑了笑说,不要紧,谁也不愿意出事。。。迎着冷风,顶着夜空走在回家的路

    上一篇:第一篇:萌翻了之我的小可爱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相关阅读

    [收藏本文]

    最新感言

    更多感言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广告评论一律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