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到:
  • 您的位置: 日志首页 > 故事人生 > 哲理文章 > 深秋的时节

    深秋的时节

    作者: 吴博士 作者QQ: 时间: 2018-01-10 02:51阅读: 我要投稿

    下午吃饭回来的路上,无意间抬头看见天边有晚霞,天空也是澄澈的蓝色,想着明天应该是真的晴了。一个星期断断续续的雨天,多数时间是缠绵愁苦的阴雨,气温也低,瑟缩在寝室不肯出门,以为冬天是真的来了。雨停了,天又晴了,看傍晚的天空又暖了,才发现其实仍旧是深秋的时节。离冬天也许也不远吧,但至少在这样祥和的傍晚,我是想不起冬天的。

    回来拿出日记本,胡乱翻翻,准备写点什么又突然不知从何说起。随时都有该用“团”或是“堆”来形容的心情,然而沉默的时间却愈见多了。不连贯的心情便是往日记本写也觉得唐突,随身携带一叠材料纸或是白纸,一叠一叠,没正经写过东西,都是一页又一页被我乱七八糟涂写完了,有时候回过头来翻翻,也会偶尔有一句两句自己也觉怦然心动的话。因而明明是乱糟糟的,却也舍不得扔掉,存在抽屉里,存成了堆。

    上午上课被同学拉手臂笑着说要我赶紧听时,我正低头把一张白纸填得差不多快满。抬起头听Susan刚好说到“谁是作家,谁是作家,你大爷才是作家”没忍住噗嗤笑出声。Susan最近越发明媚,前段时间有次在校门口遇到她,身旁的男子笑容温存。我拉着Susan笑问“Date?"她笑着连忙否认说只是朋友的神情,我竟恍惚觉得Susan仍是小小的小女孩。然后没走出几步,男人手自然的环住Susan的肩,我在后面想着Susan此时窘迫的神情,又笑到直不起腰。Susan又端了杯奶茶,杯子似乎也是我常去的ZERO SEVEN。于是又愣了会神,恍惚想起Susan曾经跟我们提及过的那个男子,在周末温暖的午后,一人一杯奶茶,陪她坐在路旁数行人。而那个后来去了别人身边的男子,如今终于不再是Susan的痛了吧?一直看着Susan在他身边说着笑着,笑起来眼睛仍旧眯得小小,单纯快乐的样子,突然觉得温存的感动。后来有次听到Susan说起塞班岛的教堂很美,说在那里结婚很浪漫,便八卦的想Susan是否很快将为**。傻傻的也想了回自己在回答了牧师”YES ,I DO"之后把手慎重交予身旁男子的样子,神圣又幸福。最好彼时正好有几缕阳光从教堂顶端笼过来,把我们都照得暖暖而柔软,幸福的空气在阳光里肆无忌惮。

    喜欢听Susan漫天瞎侃,她总有层出不穷新鲜的人事和思想。在说了“你大爷才是作家”笑开了教室一群女学生之后,susan继续说,真正的诗人作家大多死得都早。绝大多数作家的人生经历都坎坷,婚姻生活都不幸。女性作家基本都是爱情不顺遇人不淑 。说得越透彻的都是经历了最多不幸的。另一半不可以找作家。他们要么是有痛苦的人生经历,要么是心理有疾病……

    上一篇:生命是珍贵的,生命也是坚强的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相关阅读

    [收藏本文]

    最新感言

    更多感言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广告评论一律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