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到:
  • 您的位置: 日志首页 > 爱情文章 > 伤感音乐剧 > 068分辨轮廓的怀凝病

    068分辨轮廓的怀凝病

    作者: 吴博士 作者QQ: 时间: 2017-12-23 06:13阅读: 我要投稿

    068分辨轮廓的怀凝病

   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,2017.12.9

    .

    暗光降临了。

    任何细微声音,也将成为分辨轮廓的怀凝病。暮晚,还早的时候,细雨绵绵,铺盖在一间旧茅屋,茅屋内有几处破了口的顶部,凉透的雨水从狂风中飘进来。屋内,阴冷潮湿,外面的风吼叫不停。

    黑夜象死海的水涌灌来。

    整个屋子,象淹没小船。

    她坐在一张旧木椅上,没有开灯。呆呆着,象周围所有旧物一样沉默。外面的黑,她看到了什么呢?她又能看到什么?谁知道呢?

    她一直如此,在暮晚时候。

    任何细微声音,都能打开她记忆的怀凝。是的,她这样般地多年了,她一直要坐等到某一个时间,才打开电灯。今晚,也如些。

    外面的风,更大了。

    雨,也倾泻起来,象一大把时间顿时汇集起来。屋顶,时不时有不断脱坠的泥巴落下,她的心也再次落入泥中。

    好象,今晚,就是死夜。

    ……….在坠落碎片中,她好象捡到什么?忽然,屋内一个消瘦老迈影子,站起来了,大起的胆量与所有沉默一起站起。在黑暗中,她从一个旧式破烂衣柜里,取出一件物品。灯,亮了。

    她呆呆地站着。

    一件血渍衬衣,如她的宝贝儿子。微弱到极点可以忽略不存的昏暗灯光下,她脸色苍白,如外面的风早已抽尽脸部能哭出来的表情。她拿着衬衣,捂在心口,喃喃自语模糊着飞进来的冷雨。

    “娃呀,娘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    “你失踪三年,可你的这件带血衣服怎么又忘到后山了,那把刀捅破的口子,娘已缝上了。”

    ………………..。

    她没有表情。

    又拿出细针线,用肉眼看不到的针,做起她手指上缝补的记忆。后半夜了,狂风,从屋顶破洞落下黑势力刀口的那夜。她又想起同村的邻房阿七婆,她的儿子,前些日子,也在田间干活时,一直没有回来。村子人们议论着细微声音,是黑道已弄死掉了,有一件带血白衬衣也在后山下。她想应该去看看她……。

    她推开门,向阿七婆家走去。

    阿七婆家门,大开着。她与夜晚狂风争执着不同声音,喊到:阿七嫂,在么?…….在么,阿七嫂?声音沉入雨水的泥土里,一种迅速的窒息的死寂回应,让她心惊一跳。

    疑问,怀凝。会不会又出大事了?

    疑问的怀凝,很快全部凝固在一个判断。她平日的那张苍白脸部挤出最后的血色,润红着,象全部的心脏跳动都拥挤到脸部表情。她急步进屋,看到阿七婆已倒在血流中,手中用干瘪如柴的最后抢夺力量,撕扯下一块那件后山捡回来的带血的白衬衣。

    一件血衣。

    …………放在细微部的细小声音,也将成为分辨轮廓的怀凝病。

    上一篇:其实,生命就是一种坚强 下一篇:爱若清泉--写给我的爱人!

    相关阅读

    [收藏本文]

    最新感言

    更多感言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广告评论一律删除处理!